欢迎访问书画村
首页贮金闺 第二百三十章:磨刀石

第二百三十章:磨刀石

↓ 点此阅读小说内容 ↓


推荐阅读: 我给反派加戏清穿之团宠公主是国宝小爷乐意从吃奶开始无敌大唐:开局抢回武媚娘农家五岁小豆丁,萌化了!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他的小县主太子失忆后杀死一只侦探的虚秦爷是个护妻狂魔天命之子教我谈恋爱

谢令姜又何尝不知道祖母的心思呢?祖母想为自己立一块磨刀石,以免将来倘若到了婆家受了什么委屈,或者妯娌之间的矛盾不好相处,所以让自己提前练练宅斗的技巧罢了。
可是祖母并不知道自己一厢心血并不在宅院之中。反而在这天下里头。
谢令姜乖巧的靠在祖母大家孙氏的膝盖上,“祖母家家,长安现在还不想嫁人,长安想守在您的身边。”
大家孙氏含笑的一边摸她的脖颈,一边温柔的开口:“祖母家家已经老去了,又能再度过多少时光呢?只是期盼你有所依靠的,你可以别说不嫁人这种话,祖母家家瞧着你那个阿兄不是极好的吗?”
谢令姜心想着祖母说的是阮遥集,忍不住有些小脸通红。
从祖母这里离开,阿娘还没有回来,言谈之间,祖母只说最近宫里头常常召阿娘进去。
谢令姜出来的时候天边已下了微微的细雨丝,身后的白芍要给她撑伞,可是谢令姜,只是轻轻的摆一摆手,她,想要独自走一走。已经太久没有回到陈郡谢氏了,但是谢令姜心里头明白的很。
无论祖母大家对自己如何疼爱,祖母永远都是是大家的祖母,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祖母,谢家是大家的谢家,也不是她一个人的谢家,纵然有心想要撑着,可是并不一定能够如愿以偿。
有些事情可以忍,可是有些事情,如果触犯了谢令姜的底线的话,譬如说有人把算盘打到自己身上,谢令姜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同意的。
隐隐约约察觉到,长大了些的谢二娘子谢道聆,似乎愈发攻于心计,善于筹谋,待人接物,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说话之间更是井井有条,让人抓不住任何把柄。
所以手里握着权柄,便想斗一斗了,说一千道一万。
谢令姜心里头始终是察觉到谢二娘子谢道聆这样的变化。
经过亭台楼阁,路过花园,因为下着雨,凉亭里头的人,准备要走,谢令姜微凉的双眼看着对方,是谢五娘子谢令和。
在这样朦胧的江南的雨雾之中,眼前的美人已经初具形态,纤细婀娜。
隔着蒙蒙雨雾,只是微微蹙着眉头,匆匆行礼,而后继续挥手抚琴,听着这令人怅惘的琴声,谢令姜,忍不住想起了此时疆场之上的阮遥集。
晋国是否会重复从前的命运呢?
她们又将何去何从呢?
从宫门出来的时候,阮容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阮嬷嬷,心疼的想要给她擦汗,却被她拒绝了。
某种程度上,她们母女有着惊人的相似,却也有着同样的不愿被驱使却又不得不服从的命运。
阮容似乎还记得在宫中的场景,那位分明还在壮年,却已经气喘吁吁,似乎命不久日的帝王,长阖双眼,然后温和的开口道:“阿容,我想问问你当年的事情。”
阮容听到这句话,又深深地望了一眼,站在外面守着的中宫娘娘褚蒜子的背影,整个人长揖到地。
“陛下当真要知道吗?”


相关章节: 第二百二十二章:瞎与哑第二百二十三章:仗势欺第二百二十四章:惩恶奴第二百二十五章:计策生第二百二十六章:物人非第二百二十七章:过墙梯第二百二十八章:凑热闹第二百二十九章:揭真相第二百三十一章:不嫁人第二百三十二章:冷心肠

也许你还喜欢: